首页 耽美同人 《据说,他有个男票》作者:洛云栀(全本)TXT下载 据说,他有个男票.txt

  003:才第三章,某攻受就亲上了?!.4

据说,他有个男票 洛云栀 6276 2020-3-12 04:30

他抬眸却看见钟川的笑容有些戏谑,才明白是在开玩笑,不过他也已经满足了,哪怕是玩笑,那句“我喜欢你”真的特别特别的悦耳,有点后悔没录下来听一辈子。

“啊,原来你是gay啊。”郭申平复了一下心情,蜜汁微笑着说道。

钟川愣了愣,并没有想到郭申会这么说,于是故作生气地说:“怎么,不行吗?难不成……你歧视我?”

“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,才不会歧视。”所以请喜欢我吧。他说着,忍不住揉了揉钟川的卷毛。

钟川把他的手拍了下去,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:

“没看到我们班那群如狼似虎的腐女吗?”

郭申的嘴角向上勾了勾,笑得温柔,又揉了揉钟川的头,一脸无辜地说:“没有啊。”

钟川又拍了郭申的手,想要怼他说“原来你知道腐女是什么”,却隐隐约约听见:

“哇!傲娇炸毛受!温柔宠溺攻!!”

“不……不行了,这对cp老娘站定了!”陆任葭用面巾纸擦了擦鼻血,笑容如姨妈。

同学们,你们崩人设了好吗?还有,我不是受啊啊啊啊!

钟川气成河豚。

只不过他没有发现,当自己与郭申的名字绑定,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厌恶,心里隐隐有什么要破土而出,只要有一阵风吹散那迷雾,就能看清……

005:一言既出驷马难追

“小郭啊这个单词怎么读啊,我又忘了……”钟川指着单词表中“whether”这一单词。

“whether。”郭申读了一次,又指着音标,慢慢地读了一次,“ˈw、e、e、ə、(r)。”

钟川跟着读了几次,鼓着脸又觉得不太满意。

“嗯,还行,再多读几次就好了。”郭申说道,不禁萌上同桌认真起来的样子,庆幸自己学习还不错,教他的时候,有一种养成的满足感。

他忍不住凑近钟川的耳朵,轻声呢喃:“Whether you love me or not,I will accompany you.”

他的声音有着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那种微微沙哑,仿佛风吹时,树叶间厮磨着的声音,又宛如夏日里的西瓜那种沙沙的口感,沁凉的,不经意拨动了心弦,留下了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
“什么意思……”钟川不觉问出口,与郭申对视着,他眼中映着他的面容,有种被对方装入眼中的错觉,让他心里为之一颤。

“你……真的想知道?”郭申似笑非笑,忐忑不安却又想殊死一搏,他屏住呼吸,又因缺氧而快速呼吸着,垂死挣扎,像跃出海面落到沙滩上濒死的鱼,渴望着那明明无比接近却又万分遥远的水。压抑的、微微颤抖的灼|热气息在喷薄在钟川脸上。

钟川低下头,他看出郭申眼底深沉的感情,有些想要逃避,余光却瞥见郭申脸上一抹失落一闪而逝,眼里暗淡了几分,心里莫名也泛起酸涩,他不喜欢他难过的样子。

他转过头想说什么,然而郭申却正好凑近,猝不及防地,双唇擦过。

那一瞬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

宛如一片羽毛落在心上最柔软的那一块,轻柔地,淡淡地激起一丝痒意。

钟川的脸上泛起一丝浅红,忍不住眯了眯眼,有一丝羞赧,耳畔是自己的心跳声以及郭申灼|热的呼吸。

心,完全控制不住。

“Whether you love me or not,I will accompany you.”郭申抿了抿唇,再次说道,他伸手握住钟川放在课桌底下的手,压低声音说:

“不管你是否爱我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……”

钟川愣住了,心底那层迷雾猝然被吹散,令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上课铃声响起,英语课代表如常上去带读。

那是他第一次没有跟读。

那是他第一次满脑子都是他。

隐隐听到“whether”这一词,他顿了顿,想抬头瞄郭申一眼,却还是垂下眼睑,手指捏着课本,折出了一个向上翘起的小角。

心如鹿撞,这便能代表自己的回答么?一想象郭申和别的人在一起的样子,他竟会觉得刺眼,这也是他心里答案的依据吗……他低着头,咬了咬下唇,还是微微转头瞄向那个沐浴在日光下的人,想到郭申的那句话,心里隐隐有一丝喜悦,这便能证明他……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撕下一张纸,低头写了些什么,折好,把纸条塞入郭申手指心,耳垂泛红。

郭申拆开纸条,笑了:

“一言既出,_______”

他眼里满是笑意,在日光下好似装着光芒,熠熠生辉,令钟川看呆了。

他低下头万分认真地、虔诚地一笔一划写下那方方正正的字:

“驷马难追。”

006: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

“阿姨好,我是小川的同桌,郭申。”郭申搭着钟川的肩膀,对钟川的母亲说。

“是小申啊,我们家小川经常提起你呢,说你……”钟母笑着说,还没把话说完,就被钟川打断。

“说他爸妈这星期出差,先在我们家住几天。”钟川一口气说完,向钟母使了使眼色。

钟母会意,点了点头,正当钟川松了一口气时,钟母忽然大了嗓门,“我们家小川说你长得又帅,成绩又好,很可靠,还挺可爱的,很……”

郭申带着蜜汁微笑听了一半,就被钟川狂拉着冲进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钟川把门关上,转过身却被郭申抵在门上,郭申的眼里浸满笑意,鼻尖凑近,压低了嗓音问:“在你心里,我真的是又帅,成绩又好,很可靠,还挺k……?!”郭申笑着说,看着钟川的脸越来越红,正要说到“可爱”这一词,就被钟川堵住了嘴。

只是两片嘴唇紧贴而已,却让两个人的心快要蹦出胸膛,“扑通,扑通”,心脏快速地跳动着,频率却意外的相同,鼻息缠绵着,气氛分外暧昧。

钟川缩回去,忙从郭申臂下钻了出去,躺在柔软的床上,气息有些乱,抱着枕头缩成一团。

郭申笑了笑,走上前躺在他身旁,侧过身子,从背后揽住他。

“你今天,怎么有点怪……”郭申闭上眼,嗅闻着他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味,觉得有些好闻。

钟川摸了一把自己发烫的脸,微微侧过身子,用余光斜睨着他,问:“……哪里奇怪?”

郭申睁开眼睛,愉悦地笑了笑,凑上前亲了亲他的眼角:

“怪可爱的。”

“……”钟川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,刚降了点温的脸又开始发烫,他又转过身,背对着郭申。

“不正经!”钟川气哼哼的,又觉得这话还有这语气有点像被老公调戏的小媳妇,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……咳咳,才没有!他又补了一句: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!”表里不一的混球。

两人正腻歪着,钟母端着两杯饮料开了门,一听见动静,两人马上分开了一小段距离。

“干嘛呢,困啦?一会再睡,饭要熟了。”钟母把饮料放在书桌上,笑着说。

“妈,这位是?”钟川问,看向钟母身后一个女人。

钟母回过头,愣了一秒,又笑了笑,“这是新搬来的邻居……快叫阿姨。”

“阿姨。”郭申和钟川异口同声,又对视一笑。

“麦姐,我不是让你在客厅等我吗?怎么过来啦。”钟母对她说,带着江麦出去。

江麦没有回答,对着钟川和郭申笑了笑,浑浊的眼里有些红血丝,令人莫名生起寒意。

郭申收敛了笑容,握紧钟川的手。

所有人都没有看到,江麦转身跟着钟母离开时,眼里充满了暴戾。

“该死的同性恋……!”

007:你怎么越来越壮了?

钟川平躺在床上,双手十指相扣托着后脑,双腿屈着,腹部努力向上呈弧形,却又“啪嗒”一声,将后背摔回床上。

“要不今天先这样,明天再做吧……”郭申压着钟川的腿,看着他涨红了脸,大汗淋漓的样子,有些不忍。

“谁叫你……说我越来越胖了!”钟川气喘吁吁,赏了郭申一个大白眼,第五十个仰卧起坐持续了几分钟还是坐不起来。

酝酿了许久,钟川鼓足一口气,眼神分外认真严肃,他咬着牙,腰部用力,终于向上仰起。

郭申看着他一点一点努力靠近,恍惚之间仿佛等待了很久很久的岁月,而他终于来到他身边……他想紧紧地拥抱着他,不愿放开。

钟川的脸终于凑近,郭申垂下眼睑,忍不住倾身在他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,又觉得不太满足,再凑上前。

钟川瞪大了眼睛,后背又要摔回床上,郭申伸手扶住他的背,却还是不堪重负,也被他带着倒在床上。

郭申的双手撑在床上,以免压到钟川,他双臂缓缓弯曲,距离也渐渐接近,直到鼻尖对着鼻尖,郭申闭上眼睛,含住钟川的嘴唇,舌尖抵开贝齿,邀着他的舌尖共舞,缠绵着。

钟川有些喘不过气,双手推了推他,郭申嘬了嘬他的唇,才退开,他的下巴抵在钟川的肩膀上,说道:“今天早上,我问你怎么越来越壮了,不是说你胖,我后半句还没有说……”

郭申撑起身子,直视着钟川的眼睛,笑了笑:“……怎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?”

你怎么越来越壮了?怎么在我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了……

钟川愣了愣,眯着眼睛,气鼓鼓想要吐槽郭申又说土味情话撩他,他……他才不会被撩到!可是脸还是忍不住爆红。

郭申又笑了,笑声仿佛是从胸腔中闷出来,微微低沉沙哑,飘入耳中一阵酥麻,荡入心湖圈圈涟漪。

“真的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……”

008:你们,分开吧……

“麦姐,你叫我出来……是有什么事吗?”钟母问,手中拿着小勺搅动着咖啡,抿了抿又放下,入口微苦,香气慢慢在口中溢开,倒还不错,可是她更喜欢喝茶,清甘的,沁人心脾的。

江麦拿起一杯黑咖啡,喝了一大口,“砰”地一声放下,压低了声音,“你知道什么是同性恋吗?”

钟母愣了一下,皱了皱眉头看着江麦,说:“知道。”

江麦忽然怪笑起来,声音有些尖细,眼里满是怨毒:“同性恋就是恶心,艾滋病……他们通通都该死,呵呵呵……”

钟母低着头没有说话,她听小区一些人说,江麦以前被同性恋骗过婚,作为女人,她是很同情江麦的,也觉得江麦的前夫特别人渣,既然都喜欢男人了,却还要欺骗女人生孩子,真是畜生都不如。可她对没有骗婚的gay倒没有觉得什么……

“你知道吗?你的儿子也是gay呢……”江麦咬牙切齿,慢慢地说道。

“麦姐……有些话,可不能乱说!”平常慈眉善目的钟母此刻也板起脸来。

“你的儿子就是gay,呵呵呵,真恶心,恶心得我都要吐了。”江麦笑着继续说,还做了个呕吐的表情。

“江麦!”

钟母忍不住站了起来,喊了一声,惹得旁人目光投注,她闭眼深深吸了口气,拿着提包放下喝咖啡的钱,转身离开。

江麦把咖啡饮尽,眼里浸满眼泪,却笑着一边喃喃自语:“恶心啊,真恶心啊……”

钟母心里闷着一团火走回家,火气也逐渐熄灭,江麦的话还是在她心上播下了一个怀疑的种子,为什么江麦会说她的儿子是gay呢,是小川做了什么让她误会了,还是……

她小心翼翼地开了家门又轻轻关上,不出一丝声响,拿着一杯水,走向钟川的房间,站了一会,深吸了一口气,佯装笑容,轻轻拧开了门。

郭申和钟川正相拥着,甜蜜的笑容在看到钟母时忽然僵了。

“妈……(阿姨……!)!”

钟母满是难以置信,握紧了手中的杯子,杯中的水洒出了一些,她的目光落在钟川那比平常红艳了些的嘴唇上,什么都明白了。

“你们……唉……”她皱着眉头,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心里也茫然得很,从来都没有思考过假如她的儿子喜欢男生该怎么办,她深深地叹了口气,拿着杯子走了出去。

郭申握紧了钟川的手,两人对视了一眼,心里都有些紧张,却还是跟着钟母走了出去。

“你们俩……多久了……?”她心里有些疲惫,半阖着眼睛,靠在沙发上问。

“这个学期开始……”钟川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弱弱地说,手心冒着汗,还是紧紧地握着郭申的手。

“你们俩过来,坐下……”钟母一说,他们忙手牵手乖乖坐在一旁。

“认准了?”

“嗯。”郭申点点头,钟川亦然。

“那真的是爱吗?你们还小,不懂得,不过图个新鲜罢了,这条路很难走,我不想看到你们以后过着被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。”钟母说,她确实不反感同性恋,可还是不希望这两个少年走向那条路,她没有默默忍受别人指点甚至谩骂与背井离乡的勇气,更不忍心他们被如此。

“阿姨,我不怕,我这辈子是真的只认准小川一人了。”郭申认真地说道。

“我也是。”钟川点点头,和他对视了一眼,笑了笑,笑容有些沉重却带着对面前这个人的依恋。

钟母移开眼目光,低声说:“也许你们现在会觉得很好很甜蜜,好想和对方一辈子在一起,可人生只有一次,我不想看到你们将来后悔。”

“很好很甜蜜,想和小川一辈子在一起,这是事实。可您怎么知道我们将来一定会后悔?人类80%的担忧不过是在庸人自扰……请给我一些时间,我会向您证明,向全世界证明,我们能长长久久也永远无悔。”郭申说道,眼神里满是坚定,让人忍不住去相信这个少年的话,也许他真的能做到呢……

钟母叹了口气,闭上眼睛,眼泪从眼角滑落,浸湿了脸上的细纹。

“听话……你们,分开吧……”

009:Wait for me.

郭申和钟川也茫然了,两人也不过是青葱年华,面对这种事情就算再怎么成熟,也难以抉择,一边是亲人,一边是喜欢的人……不过是喜欢一个同性的人,有错吗?

喜欢一个人没错,可是别人不接受也没有错,世界与人总是矛盾的,考虑太多,放不下太多,有时自私无情,有时又顾及良心。找不到两全其美的方法,就不得不伤害一方,有情又无情。

“我真的很喜欢他,不想和他分开……妈,你要相信你儿子,要相信我们,我们一定会好好的。”钟川坐在他母亲身旁,擦拭着她的泪水,轻声说道。

钟母握紧钟川的手,努力平复着呼吸,缓缓睁开眼睛,眼眶红了一片,“就三年……好不好?等你们上大学,如果到时候你们还坚持,我就不反对,好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钟川转过头了看向郭申,心里有些动摇了。

郭申凝视着他,没有说话,那是个又好又不好的办法……可还有什么办法?

“对你们的感情没信心?那……”钟母嗤笑了一声。

“好。”郭申和钟川异口同声。

“三年之后,我会来找小川的。”郭申对钟母说,“希望您说话算数。”

“明天办转学手续,一起去你姑姑家。”钟母对钟川说完,自顾自走开了。

郭申勉强笑了笑,抱住钟川,低下头,脸贴着脸,低声说道:“别担心,过了三年,我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了。”

“嗯。”钟川闷闷地应了一声。

“你可不能喜欢上别人啊,我要变成望妻石,天天想着你。”郭申说。

钟川扁了扁嘴,轻轻垂了郭申一下,眉眼弯了弯,“你才妻呢!”

“是是是,小川老公……”郭申笑了笑,抱住他的头用力地亲了亲他的脸,又松开,看着他的眼睛,“真舍不得你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进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